Monday, March 16, 2009

亞洲著名思想家霍韬晦批判 金融危機席卷全球 歸咎西方資本主義

■ 霍韬晦教授是當代著名思想家、企業策劃顧問,并且在鳳凰衛視《世紀大講堂》擔任主講嘉賓。
■ 霍韬晦的乾元學課程,在東亞各國都受到熱烈關注。

2009年3月15日 光華日報

亞洲著名思想家霍韬晦教授指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是由西方經濟體所主導的資本主義根源問題所引發的,資本主義加上政治上的自由主義,滋生了不斷消費與生産的文化,當消費泡沫文化走到頂點,生産輪子轉得太快,它就會周期性垮下并且爆破,衍生了全球的危機。

他認爲,目前最重要的,除了在技術上與策略上進行拯救之外,更爲重要的是,全球必須就此進行反省,就根本造成金融危機的原因進行探讨,并且在經濟上注入更多精神與道德上的價值觀,否則,目前的經濟問題,将會禍延我們的下一代。

環環相扣火燒連船

針對目前正延燒的全球金融問題,霍韬晦教授簡略指出其産生的根源。他說,一般人都指責今次的金融危機,是從事金融行業的钜鳄與炒家太貪婪所造成,在這些炒家經心設計之下,把貸款打包成各種債券炒起債券與衍生産品,并且将之轉售予國外的金融機構與小投資者,牟起暴利後,他們即套利後離開市場。

“這造成世界經濟很大的傷害,這是因爲全球化使各國彼此都套住了,動起來就脫不了關系。”
這種指責是指向這些金融巨鳄與炒家在興風作浪,太貪婪了,根本不管他人的死活。

在政府監管方面,霍教授則認爲,美國從裏根總統至克林頓總統領導期間,由于爲了搞起經濟,不斷鼓勵消費購買資産,在監管方面做得較爲寬松;亞洲方面,由于各國金融機構對相關債券與衍生的産品的情況并不大了解,而盲目跟随,最後也被牽連進去。

此外,美國的另一種指責是指今次的金融危機源頭,是由亞洲新興市場所造成的。

霍教授說,這種指責獲得美國新任财長保爾森、聯儲局主席伯南克,甚至是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克魯格曼,也同樣認同。

“這種說法是指責(特别是指向中國)這些政府管制外彙(中國的外彙甚至達到2萬億之多),并且在美國購買債券與外彙,導緻美國現金多了,即必須發放出去,這鼓勵了美國老百姓更大的消費能力,進而使次貸盛行,甚至不用頭期,都可以購買房地産。”

他說,過去10多年來,美國的房地産價值不斷飙升,惟其真正的價值卻不值那麽多錢,借貸享受與消費蔓延開來後,最終次貸危機爆發,火燒連環船,美國經濟受到了深遠的影響。

他說,美國指今次的危機不關他們的事,有錢就必須發出去,并且責怪亞洲新興市場不發錢,這間接鼓勵了美國的消費文化,引發了此次的問題。

霍韬晦教授指這種指責離譜及荒謬,美國人是從技術上看問題,卻完全沒有想到其後果(在發放款項方面),證明了美國人沒有危機意識、風險管理能力薄弱,可以随便借錢出去,完全不管借貸者是否有償還的能力。

消費借貸走向泡沫

霍韬晦教授對西方國家所鼓吹的消費與自由權力文化,不甚認同,認爲其走到最後,即消費─借貸,最終将會導向泡沫化。

他說,西方的經濟奉行資本主資,政治上則認同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的目的是搞起經濟,鼓吹消費精神,大量生産,推出新産,并且不斷淘汰過時的産品,尋覓新的市場,生産輪子越快越好;而自由主義鼓勵擁有與享受的權力。

他說,這最終将會走向泡沫化,經濟泡沫在資本主義經濟體,将會不斷地周期性發生,這是因爲它已沒有更高的價值了。

反省避免禍延後代

他說,資本主義走到這個三岔口,必須重新進行反省,否則此一問題将會禍延至下一代。

“目前的注資拯救,隻可以救全球經濟于一時,倘若不進行反省,沒有突破性的新思維,若幹年後,問題又會重新浮現,并将禍延至下一代。”

他指出,10年前的亞洲經濟危機,到目前的全球金融危機就是很好的例子。

無論如何,他說,就目前的危機,技術上的拯救還是迫切需要的,還要各國政府通力合作,并且還要砸大力度,否則危機将會加深;倘若各政府能夠通力救市,預料今年年杪或明年,就會看到成果。

他也擔心,全球各國注資,錢從哪裏來,就是各國争先印刷鈔票,這最終将會産生全球通貨膨脹的壓力,又衍生了另一個的問題。

保守經濟體沖擊少

金融危機席卷全球,反而是較爲保守的經濟體,如中國及馬來西亞,所受到的沖擊較爲不大。

霍韬晦教授指出,中國所實行較爲保護主義的經濟政略,許多大企業都是國有化;而在這次的全球金融危機中,中國的銀行體系并沒有受到嚴重的沖擊,雖然她也面對諸多經濟問題,如失業及出口萎縮,然而中國的内部調整能力較強,應該很快會從危機中恢複過來。

“失業與出口的問題,中國能夠加以處理,如重新調整工人的問題,使工人回到農村工作;經濟整體上,一旦信心危機解決,銀行借貸問題恢複,中小企業重新獲得資金,中國經濟将會重新步入正軌。”

他說,随着全球金融危機的深化,保護主義也将會重新擡頭,甚至是美國經濟體,也不得不重新回到凱恩思原則,政府加大管制。

“美國政府沒有辦法,眼看銀行快要垮下,不能不救,不救将會引發社會的問題,社會秩序與和諧受影響,甚至可能産生暴動。”

甚至有人指責美國政府不急時出手拯救雷曼兄弟控股,導緻它産生骨牌性效應。

中國有能力速複原

他說,中國經濟體有能力迅速複元,而它與東亞的經濟體息息相關,救它自己也等于是救東亞經濟,中國不能袖手旁觀。

無論如何,他指出保護主義的矛盾是它不能容身于全球化體制内,全球化認爲全球經濟應一體,不能利用政治上的幹預,這也将會引起更多的争論。

吸取教訓目光放遠

危機也是契機,霍韬晦教授勸請企業家,不妨從今次的風暴中汲取教訓,把眼光放得更大,重新創造更踏實的平台重新出發。

他說,企業家應該汲取教訓,提升自己的眼光,把眼光放得更遠。

他認爲,東南亞的企業家都着眼于很小的空間内,并且各自爲政,力量不大且非常散。

“不妨從風暴中學一學,在難關後,把眼光放得更遠更全面,不能永遠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心裏沒有底,不能感到安心及定下來。”

他說,倘若心中沒有主意,誰也不敢動,不敢生産,又怕得不到款項。

“我們必須明白,金融海嘯的産生,是一個結果,是過去幾十年來,所走的路所得出的結果。”
他說,之前,大家都拼命競争、拼命的消費,導緻生産輪子越轉越快,最後出現泡沫化。

“明白了根源,我們即必須學懂去接受,接受危機發生的事實,并且做出反省,從中領悟出以後應該怎樣做生意,怎樣創造更爲穩健的平台,發現擁有生命力的經濟的源來。”

他說,過去的消費文化、借貸消費文化、泡沫消費文化,都把社會搞得瘋狂起來了,甚至禍延至下一代,導緻下一代更加物質化,物質欲望的不斷擴大。

“新一代把成功的觀念看得越來越重,無論是在學校或在公司,都不斷進行競争,一旦不行了、敗了,就會發神經,精神壓力很大。”

他說,消費與生産的道理很簡單,市場上鋪天蓋地的産品,都需要找市場,一旦市場找不到了,不能夠承受了,泡沫即爆破,人承受壓力時也是一樣的。

他續稱,經濟、社會文化與教育,都是密不可分的。

吵鬧緻内耗沒好處

吵鬧導緻内耗,内耗越大就會把問題拖向更嚴重化,最終産生民憤,霍韬晦勸馬來西亞朝野政黨尋求共同的價值觀,培養共識,共同解決目前危機深重的經濟問題。

兩年前曾到過我國進行專題演講的霍教授,雖然對馬來西亞了解不深,但這兩年來,似乎覺得馬來西亞的吵鬧稍微增加了。

他說,吵鬧即會衍生内耗,這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對各政黨、人民、國家都不好。

“怎樣找到共同價值觀,培養共識,避免内部消耗,把問題拖向更壞,民間出現異議,民憤出現,才是當務之急。”

他續稱,特别是目前全球金融危機影響深重,各造應有危機意識,不要惡化政治争吵,集中精神處理危機,惟要如何處理,則胥視政治領袖的眼光與智慧。

企業全能學乾元學課程 20日起槟城舉行

在溫馨苑的主辦,青創會、槟城留台同學會及槟城台灣商會的聯辦之下,霍韬晦教授将于本月20至22日,在槟城舉辦三場企業全能學乾元學課程。

霍韬晦是當代著名思想家、著名企業策劃顧問、新人文主義及領袖學倡導者、香港中文大榮休教授、新加坡東亞人文研究所所長,也是馬來西亞溫馨苑總顧問,在鳳凰衛視《世紀大講堂》擔任主講嘉賓。

他的乾元學課程将包括領袖學、管理學、市場學及永續學;目的在于鑄造領企業領袖之高瞻遠矚、超凡志氣;勇于創造、處變不驚;凝聚團隊、衆望所歸;堅持理想、完成使命。

霍教授的課程向來着重于實用,談論具體問題爲重,與一般重教材與理論課程不同,深受歡迎;課程内的企業“十項全能”課程,更是吸引人,欲知詳情,可聯絡溫馨苑(04-8263918或826391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