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7, 2010

或難適應有負面影響‧SPM直升台大一存隱憂

新聞來源:星洲日報‧2010.06.07

(吉隆坡)“SPM直升台灣大學一年級”是新升學管道?還是招生噱頭?是好消息還是隱憂?

一向以來,大馬學生不論獨中生還是國中生,都可以申請到台灣留學,由台灣海外聯招委員會統一處理,根據學生的成績和志願,分發學生直接就讀大一,或先到台灣師範大學僑生先修部修讀一年,隔年再申請當地大學。
由於台灣中學制採取6年制,即3年高中和3年初中,統考文憑持有者的獨中生或持有大馬高級學校文憑(STPM)一般能夠直接讀大一;而大馬教育文憑(SPM)學生需到僑生先修部,結業後再申請大學。

董總主席葉新田和馬來西亞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總會長姚迪剛對《星洲日報》指出,台灣的大學申請及分發的機制,長久以來不曾出現問題。

登廣告招生打破慣例然而,近年來發現台灣的一些大學及本地學院刊登“SPM直升台灣大學一年級”的廣告作為招生賣點,打破了向來的慣例。

對SPM學生而言,直升大一可以省下一年,有何不可?有何隱憂?

大馬高教部屬下的大馬學術鑒定與認證局(MQA)已有明確規定,持SPM者不能直接進入就讀本地大學一年級,即使本地國立大學吸納SPM優秀生,也須念一年預科班。

台灣方面,即使一些申請者SPM成績十分標青,大學或許會考慮錄取,但需要補修增加的畢業應修學分。

葉新田:擔心學位品質受質疑

葉新田說,大馬政府已經承認9所台灣大學一些科系的學位,包括牙醫系、中醫系、藥劑系和醫藥系,未來還會繼續爭取政府承認其他大學的學位。

他表示,如果現在不嚴密把關,擔心台灣的大學學位品質受到質疑,對未來爭取承認方面產生負面影響,而且將來或有其他無法預估的負面影響,例如就業的難度,值得商榷之處。

“以烏克蘭一些大學的醫學系學位為例子,以往是受到大馬政府承認,但是後來卻因為品質受到質疑而撤銷承認。”

姚迪剛:一些大學收生標準不明確

姚迪剛說,一些台灣的大學在大馬招收外籍生,無須通過台灣海外聯招委員會,但是錄取學生方面卻缺乏明確的錄取標準。

他指出,更嚴重的是一些本地學院提供誤導性的資訊,開辦未經台灣教育部許可的基礎班,也局限了學生的選擇。

“這些學生被告知即使持有SPM也可以到台灣唸大學,但是需要付費在本地修讀一年的基礎班,這些學院只是跟台灣少數大學合作,因此學生可以選擇的大學和科系有限。”

葉新田說,董教總向台灣的教育部提出這項問題,希望當局關注以上事態的發展,以免由於學生程度上的差異造成不良的學習後果,董教總主要是關注留台學生及畢業生的前途和利益,擔憂可能出現的負面影響。

他強調,目前只有一小部份台灣大學降低入學條件,因此還未造成重大影響,但是為了避免未來發生不必要的問題,希望可以防微杜漸。

修讀僑大先適應課程

葉新田說,SPM學生應該慎重地考慮,不要因小失大,為了節省一年時間,而將來面對一些負面的影響,而且修讀僑生先修部一年,可以學習更好地適應大學課程。

姚迪剛說,留台聯總和董教總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讓獨中生和國中生順利升學,尤其是在獲得正確的升學資訊下,作出最適合本身的升學決定。

姚迪剛形容台灣的大學制度是“入學從寬,畢業從嚴”,確保學生認真求學,大學先修部是為了讓學生能夠銜接和適應大學課程。

“大多數的大學有‘二一’制度,各所大學有不同的規定,有者是‘雙二一’,就是連續兩個學期有二分之一的學分不及格就會被強制退學,也有大學採取‘單二一’,只要一個學期有一半的學分不及格就會被勒令退學,不過近年來各校陸續放寬制度。”

他說,不及格的學分需要重修,大學的修業年限是七年,七年無法修完學分就意味無法畢業。

台海外聯合招生委會 非留學台灣唯一管道

台灣海外聯合招生委員會從1950年開始負責向海外招收僑生的工作,近年來卻因為大環境改變而產生變化,不再是大馬學生唯一留學台灣的申請管道。

葉新田指出,台灣共有163所國立和私立大學,近來年在招生方面競爭激烈,紛紛向海外招生,一些大學開始直接到大馬招生,有些則允許持有SPM文憑的學生直接修讀大一,問題由此產生。

姚迪剛表示,全球的大學都在積極邁向國際化,台灣各大學近年來也積極招收國際學生,以達致國際化的指標,個別大學可以直接招收大馬學生,以外籍生的身份入學。

“大馬學生具備僑生身份,但同時也符合外籍生的資格,所以能夠選擇以僑生或外籍生兩種身份申請台灣大學。”

海外華裔學生可以享有的特別福利包括獎助學金;而外籍生則是不具備台灣國籍的外國學生,各校也提供專為外籍生而設的獎學金。

董教總台灣教育訪問團 旨在交流釐清入學資格

董教總台灣教育訪問團今年5月中到訪台灣,有報導指“董教總赴台要求禁止大學招收SPM學生”,較後有評論指董教總此舉有打壓國中生之嫌。

董總主席葉新田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說,國中生到台灣升學的管道一向存在,最近爆發的“SPM直升台灣大一”爭議讓許多人產生疑慮,甚至誤解董教總的用意。

他強調,董教總台灣教育訪問團較早時到訪台灣主要是為了回訪,去年7月台灣僑務委員會委員長吳英毅率團到訪董教總。

董教總非唯一保薦單位他說,此行是為了互相交流,也提及要求釐清台灣的大學入學資格政策及技術方面的問題,說明統考與SPM的不同,以及瞭解大馬的教育制度。

“這牽涉到少部份到台灣留學的學生前途和利益問題,也影響在籍學生和多年來要求大馬政府承認學位的利害關係。”

他也駁斥有關“董教總為了維持作為唯一保薦單位的地位,到台灣抗議以宣示主權”的報導,大馬的保薦單位超過100個,除了董教總,還有駐馬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全馬60所獨中、馬來西亞留台校友會聯合總會、各所台灣大學留台同學會及分會等組織。

保薦單位主要的工作是代為收集學生到台灣留學的申請表格,推薦及保送大馬學生以僑生的身份申請入學,有關申請將送往海外聯合招生委員會,根據學生填選的大學和科系,以及分數高低分發學生到台灣師範大學僑生先修部或直接進入大學就讀。

他指出,既然董教總不是唯一的保薦單位,何來宣示主權的說法,更沒有“打壓SPM學生升學”的問題,國中生到台灣升學的管道一直都存在。
Bookmark and Shar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