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3, 2009

為留台學位請命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陳澤清‧2009.10.11 近年來中國各大學廣開門戶,積極招收海外學生,大馬學子到中國留學的人數亦逐年增加,為迎合這樣的大趨勢,大馬政府能夠審時度勢,採取從善如流的開放態度,宣佈全盤承認中國4所大學即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語言大學以及北京外國語大學的所有科系的學位,確是明智識時務之舉。 到中國留學是接受完整的中文教育體系,同樣的,到台灣留學亦復如是。事實上,大馬學子到台灣留學的歷史淵源比到中國留學更早更久,至今已逾半個世紀,時至今日最早期畢業的留台生已邁進70餘歲高齡,這50餘年來赴台留學的學子源源不竭,從未中斷過,今天所累積的畢業生估計已有4萬餘名,這4萬餘名留台生可說是國家現成的龐大資產和人才資源,若政府能認同肯定留台學位並慨然對留台學位給予全面承認,深信這4萬餘名留台生在學位被認可的激勵下,必可發揮專業,為國家效勞。
近幾年來,台灣8所大學的醫科、牙科及藥劑科系局部受政府承認,但只有這3個科系受承認畢竟還不夠。須知台灣的大學涵蓋文理農工商等科系,台灣不僅是牙醫、醫科和藥劑科享有盛名,農業技術之先進在國際上早已聞名遐邇,居於領導地位,也是許多農耕國家爭相學習傚法的對象。台灣的高科技、理工技術人才是促使台灣成為世界高科技產業的佼佼者。揚名高科技界、聲名赫赫的大馬之子潘建成就是留台生的榜樣。

回想當年,留台聯總為了爭取牙科醫科及藥劑科學位的承認,不知下了多大苦功,耗費了多大心力,那種殫精竭慮,困心衡慮的煎熬歷程至今歷歷在目。當年在多個相關單位的配合與協助下,尤其是時任衛生部長蔡銳明的落力督導下,組織一官方醫藥審核考察團,親臨台灣8所大學的牙醫藥科系做實地臨床考核,經過重重繁文縟節,歷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得到政府的承認。

續留台8所牙醫藥學位受政府承認後,多年來留台聯總亦孜孜不倦的致力於向政府爭取獸醫和中文系的承認工作。尤其是爭取獸醫學位承認的工作已進行了逾數十年之久,該爭取獸醫學位承認工作小組成員已數度易人,至今仍未見成果。抗日戰爭也不過是8年時光,而爭取獸醫學位承認卻超越數十年還未竟其功,不知還需苦候煎熬多久?又爭取中文系受承認的歷程亦艱辛無比。留台聯總耗費了數年時間,搜集台灣各大學中文系的課程與教授履歷,並請專人撰寫備忘錄提呈給公共服務局,由於數十所台灣大學的備忘錄需拷貝數份,數量眾多,當天特以羅里運送至公共服務局,經過公共服務局高官檢核驗證的結果,只勉為其難的錄取成功大學中文系的備忘錄,餘者不符合條規,完全不接受,只得把一車數百份備忘錄撤回。一整年搜集資料、撰寫備忘錄的辛勞心血結晶,就此付諸東流,箇中辛酸苦楚非外人所能瞭解。這些都是留台聯總為爭取留台學位受承認的辛酸血淚滄桑史。

台灣一些大學在國際上早已佔一席之地,享有盛名,相較於中國的大學應是不遑多讓,今天政府可以毫無保留的全盤承認中國4所大學的所有科系,為甚麼不能一視同仁,也給4萬留台生公平待遇?如果秉持“教育歸教育”的理念,撇開政治因素,我們深信以台灣各大學的教育程度和水平,應足以與中國的大學並駕齊驅。只承認中國大學學位而忽視台灣大學的學位,如此厚此薄彼,必滋生民怨,造成許多人的不平衡心理,對政府產生諸多不滿。政府何不以同等的、公平的態度對待中台大學的學位?

No comments: